天上地下一条鱼

人之将秃,其言也少

【绣春刀】社会主义兄弟情

#又名《英雄儿女殷澄传》
#现代人民群众x警察AU小作文
#我也想写cp我这不是没写出来

裴纶吸着一肚子冷风赶到派出所的时候天还没亮透,包里的钱和烟坠的他胃疼,他在招待群众的屋里坐了好一会才有人过来。看了眼是沈炼,裴纶苦笑着低低叹了口气,拿的包轻了不少。

这折腾一晚上沈炼面色也不好,累的要命不说,还给蹭了一身刺鼻的烟酒味,想殷澄在电话里也能解释个大概,他也就没多说什么,摆摆手就带裴纶去接人。

酒后闹事说重不重,说轻不轻,带回来的时候全在那吱呀乱叫,就差再打一场让警察当场取证,纵使沈炼好脾气也给磨了个一干二净,他半带恐吓的一声吼削了人大半醉意,把过来实习的小警察也给吓了一跳。

这一清醒,仗着酒劲犯浑的胆也没了,个个蹲那恨不得把头塞进墙里,被掀了桌砸生意的烧烤摊老板满含泪水地控诉,沈炼扔块布让他们擦干净脸才觉出不对,边角上那位孤独凄凉的背影有点过于熟悉。真等那人回头跟他一对视,沈炼就觉得自己脑内有根神经叭就断了。

得,殷澄。

论起来这事沈炼他们处理的也不少,黑脸白脸审一顿,记了笔录就完事,警告带罚金不行治安拘留,但今就麻烦在掺和了俩姑娘回来,这性质一下就严重了。

一对姑娘和老板的笔录,殷澄翻身证人把歌唱,他这都算得上见义勇为,就是正八经掀了桌干了架,下手没个轻重,造成点人民财产损失。一大小伙子年纪轻轻身手了得,对方还被砸的挺惨,当然殷澄自己也没好到哪里去,缓下来之后起身都得沈炼扶着往审讯室外送。

真当裴纶看见殷澄一拐一瘸出来的时候,蹭蹭上头的火气又给窝了回去,他这兄弟脸边血还没擦干净,就咧了个笑脸给那俩姑娘看。他想踹人一脚撒气,又不确定殷澄伤了哪,脸一黑从沈炼手里面接过人架着就走。

“不是,这时候打架斗殴,你闹呢?也不看看什么时候?这都快年底了,不知道人有指标啊?再给你算个寻衅滋事逮起来,也就得亏你遇上沈炼…….”

“裴纶。”

“哎,没看着沈警官在后头,话多了,话多了。”

“他们人也不多…….”

“是,咱殷澄谁啊,打架这都小事,带刀也不怕,啤酒瓶子打倒一切恶势力呗。到日子我就带那俩大学生给你上坟去,把见义勇为那锦旗给你贴碑上。”

“裴纶!”

“行行行,沈警官送人姑娘上学,咱俩去医院,包里这钱不能白取,给你买个重伤鉴定去。”

沈炼:我看事不宜迟就这么逮了吧。

评论 ( 3 )
热度 ( 1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