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猫】Prepare for Disappointment

#生贺混更 @乞力马扎罗的鸽

#学术垃圾崩溃产物,大型长难句分析预警

Jim.Street再次见到Brian是在冬天,那时候他们刚过完新年,全美国人民都在倒计时的烟花下激动尖叫,连带着罪犯都跟着亢奋异常,换着花样进局子探望警员。他从极度压榨的魔鬼轮班模式下挤出点儿空闲,脑子一热就跟监狱约好了探监时间。后来Jim坐在车上安静等交警过来处理红灯事故的时候想,自己的理智大概是跟新年烟花一块炸上了天。

Brian.Gamble比他想象中过的要好,或者说没有他想的那么糟糕,最起码他在表面上还是一个正常人。在监狱这种地方保持正常不算容易,更别说他之前还是一个警察,但也得利于他之前是个警察,让他拧断...

【功贝功】One For My Baby

#复健失败,崩坏现场

#从头胡编,全程瞎写

#个人自嗨,不能当真

#父母爱情,天下第一

功必扬睡觉不老实,节目不过透露一星半点,实际战况之惨烈直逼跟oo的地板决胜局。贝乐泰看着摄影老师面色憔悴,喷嚏不停,用掉的纸巾快赶上一棵树的高度,相机里的照片部分带有甩头动作的虚晃,不用说也知道他在昨晚勇争棉被赛事中取的亚军。虽有遗憾,但奖品丰富,从四肢无力到头重脚轻一个没落,赶趟儿似的逼人变成病原体。

他们俩及时止损,看着不对立马更改游玩计划,把人带回去休息,免得一头倒扎进雪里,来年还得过来丰收满树的小摄影机。摄影老师带病坚持工作精神值得讴歌,享受病人待遇倒是一点都不推脱,饭后灌完药客气两句,抱...

【一哥x刘启】Dive Wet

#又名《这个是脏话,小孩子不可以讲》

#Alpha一哥xBeta刘启

#私设如山体滑坡,望心如大海纳百川

#我没脾气了,fuck

https://m.weibo.cn/7163796632/4376557756025302

【一哥】Unchained Melody

#第一人称原创预警,题目内容严重不符

#一时瞎写一时爽,一直瞎写一直爽啊

# @Sissi是来舔同人的 老师我来荼毒您的屏幕了,请不要买我手脚!

地下城里没什么昼夜可分,全凭电子屏幕上跳动的荧蓝色数字告知我们时间的流逝。杨夏盖好被子躺在我身边入睡失败,只能睁着眼睛看天花板,我这迷迷糊糊等着做梦呢,她哼哼唧唧地拍我脸让我给她放点片看。

半夜放什么片,扰民。

她可能瞪了我一眼,见没什么回应就伸手掐我,又疼又狠,愣是给我掐清醒了。我骂骂咧咧夺她被子,她骂骂咧咧地踹我,最后闹得差点把被子扯了,我听见布料断裂的声音,好心松了手,结果她一巴掌拍我脸上,把我给打懵了。她也懵,但是脑子转的快,没等我...

【沈裴沈】风雪夜归人

#不是我搞他俩,是他俩搞我

裴纶几乎是突然惊醒过来,外面风如厉鬼扑上窗棂,撕扯着不结实的木门,空荡荡的院里不知有什么东西被踢翻,没个依靠地四处乱滚。前几日下的雪还没化尽,又要比往常冷上些许,他压好被子边角,免得冷风见缝插针地往里蹿,翻身呼气时身上都带点寒颤。

有人窸窸窣窣翻进院子的时候裴纶只当是个小贼,想想这屋里除了口锅还真没什么值钱东西。他翻身正等再会会周公,待人进屋再拿决断,就听脚步声近到门口,这才反应过来是个熟人。

沈炼没说话,怔怔地提着刀站在外面,一身浓郁的血腥随冷风湿气霎时卷进来,顶的人头疼。他脸上的棱角仍是刀削一般锋利,但嘴唇发紫发白,没了血色,两颊陷下去不少,显得阴沉又病态...

今夜南风五到六级

无意义段子,纪念夭折的春天)

今晚最低气温只有五度,连巧搓搓手臂,往手心哈口气,冷风顺着宽大的衣服下摆撒了野地倒灌,冻得人鼻头发红。她从楼顶的水泥平台上蹦起来,原地蹦哒了好一会,但也没什么用,她还是觉得冷,只好低头生疏地点烟,想用这点儿火星带点温度。

连巧不会抽烟,吸了一口就慌乱地吐出去,怕呛,不敢过肺,她抽不出烟雾缥缈的美感,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坏掉的加湿器。连巧想看老城夜景,陪着啤酒烟头在楼顶惆怅,可惜她拿烟的姿势也很僵硬,磕烟灰动作也很幼稚,整个人还被冷风和啤酒冻的眼泪鼻涕直流,狼狈得很。

事情怎么走到这一步的,她也不清楚,这种想法很突然地出现,带她第七次走上天台,开铁门的手法愈发轻车...

冬菇、天使、查水表

#又名《血腥、暴力、恶趣味》

#鸽鸽老师 @来自青丘的小飞机 瞎给题我就跟着瞎写,盲人打字别当真,有些地方可能给你带来不适,我再次诚恳道歉

#热烈欢迎致电瞎几把打字咸鱼客服留仨词以供搞事

十五秒,斯普林在心里默数,十六秒,他再次抬手扶正了橙红色的帽子,按响右上方的门铃。他的心脏正跟随着门铃的频率一同颤动,刺耳的声音在充满了腐烂和潮湿气息的狭窄走廊里回响。

远处黑暗的尽头里有什么东西打翻了垃圾,易拉罐叮铃咣啷地从楼梯上滚下去。也许是走廊尽头的老鼠,也可能是细小的噪音唤醒了不知名的机械怪物,斯普林强行按捺住自己的好奇心,满脑子都是锋利的刀片切碎血肉的场景。他努力盯着门上安置的老旧的墨绿色显...

【沈裴沈】两室一厅

我疯了我变态我就想看同居,我不管俩人就在一块了,一切阻挡他俩搭伙过日子的逻辑问题都他妈是牛鬼蛇神,全部让我打倒了!

#现代双警察AU,一切不对都是我在瞎叨叨,但他俩是真的

#给阳哥 @Hebe_Jiang 的党费,同志,我坚持不住了,这是我的党费,你代替我交给组织(卒

#眼看着就喜迎新春了,给大佬们拜个年,相信也是能迎来第二春的!

裴纶睡眠向来挺好的,虽然不是沾枕头就着那种,但磨蹭小十分钟也是能睡的。听声见光是能叫醒,奈何人家二次睡眠实在是好,一看没事直接回笼,也不会搞个失眠睁眼到天明。要是遇上个轻松周末,他能抱着被子磨磨蹭蹭八九点再起,丝毫没有沈炼无论春夏秋冬都能...

流水三千字,废话一箩筐,逻辑全无,过渡是谁

内容见标题)

蒋闻铭其实不太讲文明。

高二五班都知道的事,这兄弟人可以,就是嘴巴臭了些,开口闭口都跟你妈断不开联系。乍听还挺直率,听多了也觉得烦,那时候就有人会拍拍肩,装个语重心长的样子劝他,“唉,闻铭,文明,文明。”

下句回什么得看老班与他间隔的距离,要是天高皇帝远,没人管的着,自然还是“我操你妈”地闹一顿,要是老班真站后头,那可得夹起尾巴做人,再回话就是三好学生优秀团员的风范了。

当然了,蒋闻铭一般得不到这俩荣誉称号,他这成绩相对较惨,中等偏后的位置蹲的风生水起。前俩学期,月考期中加期末,身边的人一个个地离去,只有他还在第八考场坚守阵地。

羞不羞耻?羞耻啊,当然羞耻!他认识人不多...

【街猫】死了一百万次的猫

#老福特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跨年玩嗨了,当时写了啥我完全不知道

#假装跨年祝福,请太太们继续在搞JR旋转跳跃不停歇

#有假车,假的只有轮子(好纯情的

#梗来自于文笔超好脑洞超香人超软超好戳,戳他就会有万字豪车掉落的飞机老师 @来自青丘的小飞机 (这鸽欠了我十万斤粮食跑掉了!请大家救救孩子!问问他欠我的JR相关百万字粮食在哪里

感天动地老福特,每次更新都很烂
让我在新的一年里第一次感受到被屏蔽的快乐
感恩你给予我掉轮子小车瞎几把乱跑真开怀这么纯情有什么可屏蔽我都不好意思改外链的驾驶证
街猫的大家我们申请解屏(完全没改)来日相见
纯情小贴士:老福特上改过的文一定要留word,或者留了之后再申请解屏,不然你没法编辑

【绣春刀】社会主义兄弟情

#又名《英雄儿女殷澄传》
#现代人民群众x警察AU小作文
#我也想写cp我这不是没写出来

裴纶吸着一肚子冷风赶到派出所的时候天还没亮透,包里的钱和烟坠的他胃疼,他在招待群众的屋里坐了好一会才有人过来。看了眼是沈炼,裴纶苦笑着低低叹了口气,拿的包轻了不少。

这折腾一晚上沈炼面色也不好,累的要命不说,还给蹭了一身刺鼻的烟酒味,想殷澄在电话里也能解释个大概,他也就没多说什么,摆摆手就带裴纶去接人。

酒后闹事说重不重,说轻不轻,带回来的时候全在那吱呀乱叫,就差再打一场让警察当场取证,纵使沈炼好脾气也给磨了个一干二净,他半带恐吓的一声吼削了人大半醉意,把过来实习的小警察也给吓了一跳。

这一清醒,仗着...

【沈裴沈】不宜出行

#人鬼情未了(嗯???)
#入坑太晚文盲举刀瞎割腿肉没有逻辑
#当初到底为什么看了两遍大护法

“嘿你个记仇的,”裴纶上下躲着那炸了毛扑过来的黑猫,谁成想人家爪下生风,动作跟它主人一般凌厉,不用几个回合裴纶就挂了彩,他恨得呲牙咧嘴但又舍不得踢,只得任它在自己身上牙爪并用地挂着,“不过就是吃了你家的清汤挂面,我连油星都没见着!”

之前只听说猫能通灵,百闻不如一见,就是代价有点忒高。裴纶本来还想着套上近乎,蹲在台阶上一边撸猫一边等人,结果自己还没伸手,那黑猫就嗷的一声直冲脸蛋而来。再想想它依偎在沈炼身边那副小模样,差别对待四个大字狠狠地捅进裴纶的心窝。

裴纶撑不了几个回合就想告饶,但如若被人知道又...

【街猫】So Tied Up

#灵魂伴侣(伪)AU

#大型文盲失败产粮私设如山分段成迷

#@来自青丘的小飞机 是天使本使

#跟主子们一个tag其实非常赏心悦目(等

#一发完

1.
Jim street其实是个很老派的人。

哦,我是说,在灵魂伴侣的方面。大概从小时候起他就对此坚信不疑,十二岁之前的圣诞节愿望就是找到自己的灵魂伴侣,然后和她美好的共度一生。这个想法被Brian嘲讽了不是一天两天,“介于纯情的美国队长最后都没有和Peggy在一起,”Brian疲惫地把自己埋在床褥里,语气里是盖不住的轻佻,“也许我们可以先来一发?”

其实回到公寓的Brian经常累的连翻身都要Jim帮忙,而Jim又总是思前想后犹...

瞎几把乱写见过么,这就是瞎几把乱写

以下内容估计能给你带来不适)

老六性子慢的很,别人叫他一声,过会才会慢慢悠悠地哎一句,懒洋洋地抬起他那波澜不惊的眼睛瞥一眼,就着桌旁随便放的抹布擦干净手,放下自己要干的事情去应。

理论上他这生意根本干不下去,哪有做生意的让客人等的道理,放在市场上这是要被举报的。你没什么能说他的,人家也是天蒙蒙亮就起床,打扫干净铺子准备好东西,有时候你对比别家卖肉的,甚至还得夸赞他卫生实在是好。摆上货挂上肉的空档顺手给自己蒸个馒头煮个饭,就着东三街那买的咸菜吃下去,日子过的比谁都滋润。

他养狗,这跟那些街口随意放着的破碗不一样,他是真的养了一只小狗,那小狗长的喜人,浅棕色的短毛覆盖着瘦高的身体,跑的也快蹦...

【午安组】He's a wizard

#傲罗Collins x 麻瓜Peter
#私设到伪的HPAU
#章节长短永远都是奇怪的
#我永远爱这个帮我纠错的天使 @来自青丘的小飞机
#敦刻尔克永不沉没

1.
这并非是Peter第一次背着父亲偷偷划船出海,但绝对是他第一次救人上岸。

一切都和往常一般,他将小船划离无人的岸边,就不再做别的动作,任凭自己随波飘荡。临近港口的海面似乎被磨去了脾气,过分温柔地推送着无人划桨的小船。然而生于海边的Peter深知她孕育的令人敬畏的力量,比起不要命地将自己置于危险中,他更喜欢做些微不足道的小冒险,这样他也不用担心会付出太沉重的代价,最多收获父亲略有责备的眼神。

不同于夏日投下的光芒那般强烈刺眼,此刻的阳...

事实证明,学是不会学的这辈子都不会学的

小三死了。

五叔坐我旁边,烟抽的嘬嘬响,刺鼻的烟雾随着动作带来的风四处乱飘,我倒是从不厌恶这个,甚至有点喜欢那烟味。他也没嘬出来什么,只是长叹一声摔回那个快坏掉的老爷椅里,光听那刺耳的吱嘎声我都怀疑他的骨头终会跟椅子碎在一块。

等着给五叔换个椅子?

我的重点总是有点不对,所有人都这么说,我很容易走神,一不留神就跑到自己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场景里,比如现在我就能看见他盖着毛毯半躺在新椅子上对我笑,捧着那个杯底早就出了锈的铁杯子,旁边会放什么吃的给那些跑进跑出的小孩,里面还可能会有我的孩子。他会拍着我的脸说我还算有点心,比我那些同龄长大的现在都不知道去那的孩子们都有心。

五叔又看我发呆,随...

Raise Hell【伪街猫】2

#人类清除计划AU
#便当都让我吐干净了
#TJ×野猫剧情有
#超级感谢小天使 @来自青丘的小飞机 给这个难产的孩子接生!

Jim不想承认自己对于之后即将发生的事情还是有点期待的。
人对暴力和死亡的向往与生俱来,他有时候会无比怀念子弹出膛的声音和漫天硝烟的味道,还有那种刀具插入皮肉的触感和鲜血流经指缝带来的粘腻……
家庭的责任让他无法不顾一切的成为清洗者,再者他实在是过了年龄,虽然他很想念那种肾上腺激素充斥血液的刺激,但是平稳和安定却是他现在所追求的。
Gillian跟他因为Brian的问题吵了一架,碍于清洗之夜的到来她不再继续发作下去,Jim明白自己的这个做法确实非常过分,他把全家人的性命...

Raise Hell【伪街猫】1

#人类清除计划AU
#无所畏惧吐便当系列
#TJ×野猫剧情有
#神他妈短系列
#二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来
#题目是歌名系列

锤子砸在铁钉上的响声刺激着Jim的耳膜,他用力把钉子砸入木板尽量不留一丝缝隙,比起那些用钢板把自己封装成铁皮罐头的人,他这儿真的是落魄许多,最多就在铁栏杆之内加上木板而已,而他也只能希望这种看起来不堪一击的防御能阻挡那些的清洗者的攻击。
不过在他搬到纽约之后却并没有碰到过什么袭击,最多也就是听着远处街道上的爆炸和尖叫,紧紧地拿着枪和自己的妻儿度过这难熬的十二个小时,有的时候他甚至会庆幸自己住的位置相对偏远一些。
门外的人似乎是被敲击声吸引了过来,敲门的声音更加急促了起来,...

【街猫】HAPPY NEW YEAR!

@酥山 祝我家可爱的小迪安新年快乐!!!
2017年里也请好好的把【哔——】JR作为人生理想!
讲真!2016年最开心的就是认识了你!
希望2017年里JR的粮能更多!!!
希望大大们可以不要大意的继续投粮!!!

十点四十五。
有够慢的。
Brian继续百无聊赖地蹲在地上,介于地上的绳子已经被自己扯了好久,无事可做的他只好把手中的深蓝色手机扔起来再接住,以此重复十几次后最终还是把它直接扔出去,徒留一具尸体让人感伤。
“你他妈到底想干什么?!”Chris甩开挡住眼睛的碎发,狠狠地盯着眼前的人,她对Brian从来没有好感,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她就知道这个男人不是个善茬,而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自己被弄死的概率远远大于...

无题日常向甜饼

感谢我家小迪安接受安利并且对我这个手残患者不离不弃! @酥山

一天的训练之后Jim总算是可以享受自己的休息时间,他把已经浸湿大半的毛巾扔到一边,重重地摔在沙发里面,任凭兢兢业业工作五年的沙发不满地传来自己吱嘎作响的声音。
就这个沙发还是好久之前的,那个时候Brain和他一起搬进来的时候两个人在躺在上面笑了好久,可能是因为穷的连叫人送进来的钱都没有,两个人就跟傻子一样一点点的往回搬,那段路真的是让人近乎崩溃但又充满乐趣。丧尽工资买的沙发到现在也就变成了这副样子,谁也不知道时间能带走什么,又能改变什么。
头发上还存留着许些水珠,衣服也有些不安分地揪在一起,他打开一罐啤酒顺便扯了扯衣服,感受着刚刚洗...

美国人喝威士忌都要掺可乐(清水

亨利并不怎么喜欢喝酒,酒精是一种误事的东西,这个事实他也不想亲身验证。
所以,这就是他装醉的终极理由。他甚至有种错觉,这种看起来轻松的事情很可能会花尽毕生去学,面对着盛满各种酒的高脚杯们他还是有点打怵。嘈杂的音乐,眼前来回更换的人,略有虚晃的景象,发飘的脚步。亨利心里骂了一句,这已经不用装了,他明显感受到酒精带来的困意。可是手中的酒杯还是再次被人满上,洒落的液体从指缝中滑走只留下了粘连感让人体会,他只得苦笑着在叫好声中和对方碰杯然后比谁喝的更快。
谁也不知道为什么一个简单的聚会最后能进化成这种不可描述的样子。已经不只一个人一脚踩凳差点上桌以表喝醉之情了,桌上的美食逐渐变凉,脚下的空瓶却越来越多。这...

第六感。【分三篇显得我字多又认真】

【序】

哈利极为疲惫地把行李箱拖上楼梯,他无视了楼下弗农姨夫不满地叫喊,直接重重地关上房门,巨大的关门声成功让楼下的人闭上了嘴,他并没有多想就直接把自己扔在吱嘎作响的床上。

长时间无人打扫的房间布满了灰尘,细小的尘埃在阳光下肆意漂浮,他强忍着咳嗽躺在床上看着已经泛出霉斑的天花板,参加葬礼后的悲哀再次铺天盖地的汹涌袭来。他揪紧心口的衣物,他未曾想到过度的悲伤给他带来的竟然是不可思议的冷静,他的思绪满屋子乱飘,他开始想象今晚该写什么作业,他开始想象高锥克山谷上的婚礼,他开始想象最后一年的开学典礼。他清楚地明白如何转移自己的思路,如何略过心中的痛苦。

哈利机械地收拾自己的房间,就是不愿再细想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