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地下一条鱼

人之将秃,其言也少

Raise Hell【伪街猫】2

#人类清除计划AU
#便当都让我吐干净了
#TJ×野猫剧情有
#超级感谢小天使 @来自青丘的小飞机 给这个难产的孩子接生!

Jim不想承认自己对于之后即将发生的事情还是有点期待的。
人对暴力和死亡的向往与生俱来,他有时候会无比怀念子弹出膛的声音和漫天硝烟的味道,还有那种刀具插入皮肉的触感和鲜血流经指缝带来的粘腻……
家庭的责任让他无法不顾一切的成为清洗者,再者他实在是过了年龄,虽然他很想念那种肾上腺激素充斥血液的刺激,但是平稳和安定却是他现在所追求的。
Gillian跟他因为Brian的问题吵了一架,碍于清洗之夜的到来她不再继续发作下去,Jim明白自己的这个做法确实非常过分,他把全家人的性命作为赌注,而人总是有一种莫名的赌徒心理,他还真就那么该死的选择了相信Brian.Gamble不会趁这个机会把账算清。
他们坐在餐桌前,听着机械女声混杂着警报声响起,撕裂了之前长久的寂静。
Gillian带着Hannah简单地吃了一些晚饭便上了楼,她的表情从没有如此凝重过,就算是以前她也会勉强保持微笑来度过这个夜晚,然而这次她似乎是耗尽了所有的耐心,于未知事件的恐惧沉甸甸地压下来,房间里面只剩下了深深浅浅的呼吸声。
她不知道那个叫Brian的男人到底有什么能耐,能让自己的丈夫做出这么愚蠢的事情,她疲惫地也不想和自己的丈夫再争论些什么。没有封死的大门相当于朝着袭击者敞开,几乎就是在邀请他们的到来。
七点二十四,Jim还是没有从里面用木板封上大门。
Gillian像平常那样躺在床边给Hannah讲故事哄她入睡,他们早早地把所有的灯关上,只有客厅投出了仅剩的光亮。就算已经封死了窗户,他们也丝毫不敢懈怠,只得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去避免一切可能的危险。
八点零七分,已经有七辆车驶过了这片区域。
两人的手心在不停的发汗,紧绷的神经传来许些胀痛,只要有一点动静他们就条件反射地攥住挨着身体的手枪,而这突如其来的门铃声更是如同惊雷,两个人近乎就是从位置上瞬间弹起。
看着电视屏幕上显示的监控影像,Jim不由得低骂一句,将自己脚步声放到最轻,然后举枪打开保险栓紧贴在墙的另一侧,以避免突然穿透大门的扫射。
“Jimbo?”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的Brian摘下面具,把声音调高了一点,“你不会已经死在里面了?”
直到门外的人开始不耐烦地拍门Jim才举着枪缓缓地向门口走近,长时间的用力让他的手指有些麻木,硬是将开门的过程又拉长几分。虽说之前犹豫了那么久,然而把人拉进来再到关门落闩,他却用了几秒不到的时间。
被甩到墙上的Brian吃痛轻呼一声,想抬头抱怨些什么,但是看到对方面无表情的脸,他还是乖乖闭上了嘴,把面具随手扔到一边。毕竟今晚谁干死谁都是情有可原。
“Gillian,这是Brian.”正带人进客厅的Jim被楼梯上拿着枪的人逼停了脚步,直到自己的妻子颤抖着将手枪收回腰侧,他才让出身后提着两把枪的男人。Brian极不合时宜的吹了声口哨,满意地看着女人眼里的惊慌和愤怒,毫不在乎地轻啧一声转身进了客厅。
身后两人的音量虽被压到了最低,却仍能分辨出他们争论的激烈,Brian听到了女人压抑的哭腔和男人偏带安慰的语气,他不用回头也知道好男人Jim.Street这会一定在安抚着他怀里那可爱的妻子。
他安稳地坐在沙发上打量着这个客厅,心里暗自吐槽旧友的装修品味还是一如既往的简洁无趣,想起自个那乱糟糟的出租屋,Brian才深刻体会到什么叫做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他静静地半仰在沙发上嗅着完全陌生的空气,想从里面找到丝丝缕缕属于过去的气息,纯粹的妄想让他不由得挑起嘴角,嘲讽于这可笑的念头。
瓶底和桌面撞击的声音扯回了他的思绪,Brian起身取啤酒,娴熟地在桌角磕掉瓶盖,冰冷的液体未在口腔内多做停留就顺着食道滑下,他的身体为此打了个寒颤,酒精的味道在嘴里爆裂开来直接冲上鼻腔,他舒适地长叹一声,重新陷回柔软的沙发中。
“所以……”Jim只是轻抿了一口来润湿略有不适的喉咙,他放下啤酒抬手按揉鼻梁,好像是为了怎么开口而感到头疼,“你过得怎么样?”
比起Brian的回答,他似乎更想得到对这个开场白的赞许。两个人动作微微一顿,似乎是在各自咀嚼着这句蠢话中真正的含义,很快他们就爆发出一阵笑声,但介于今个情况确实特殊,他们才勉为其难地强压住笑意。
“我以为你会问我为什么还活着。”
“这话你问我也一样。”
国家经济萧条给民众带来的影响远超他们所能想象的,政府的某些作为甚至成为了压死人们最后的稻草。民众尽力用不多的食物维持生活,同时警察和军队的人数越来越多,社会的秩序却不见有所好转,矛盾冲突日渐升级,最后接连爆发的动乱不知道牵扯了多少人进去。Jim记不清大清洗计划是什么时候出台的,那个时候的他应该还在小心翼翼地维持着自己的官职,来撑起全家的微薄供给。
近乎就是一夜之间所有都恢复了正常,社会的犯罪事件瞬间少到了可怕的地步。看似平静的表面之下是人们心中那种按耐不住的躁动和兴奋,理智尚存者已经开始着手修整自家门窗,然而谁也说不准杀死自己的刀将会握在谁手中。
很多人死在了之前一次又一次的动乱里,更多的人死在了之后一次又一次的清洗中。

“第一年我就把TJ带出来了,日子真的是不好过,那么点东西就把狱警买通了,”Brian笑着摇头,“里面人太多,一个小房间竟然躺了十多个人,不过好歹他还有点人形……”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略有一怔很快恢复了正常,咧咧嘴把手里的啤酒尽数喝完,之后就没有再说话的意思了。
Jim有很多问题想问,比如你是怎么活下来的,比如你这几年到底是怎么过的。他无用地张了张口,最终还是闭嘴不谈这些事情,只是把他受伤退队,勉强分得官职来回说了一遍。
最多也就是这样,想说的自然就说了,不想说的也无人刻意问起。他们以为的默契不过是一种礼貌,不去问那些让双方都难堪的问题。时间早就把两人的关系消磨殆尽,即使不想接受,相顾无言已成为现实。
Gillian就在一边静静地看着他们,保持着足够的距离,她面上平静如水毫无反应,但是紧绷的身体和放在枪柄上的手也足够说明她对这个陌生男人的敌意。她知道自己丈夫一部分的过去,而Brian.Gamble则是一个被刻意忽视的名字,从来没人提起过这个人的存在,她甚至需要仔细回想才能勉强记起那个几年前的报道。
哦……还有杂物箱底那个破碎的合影。

街道上突然传来的说笑声让整个客厅瞬间沉入死寂,他们放慢自己的呼吸去听外面的动静。喧闹渐渐隐去,而他们也不可避免的听到了几声尖叫,Gillian神色有些不忍,闭上眼睛尽力屏蔽那种微弱的声音,她努力无视自己剧烈的心跳,不去想象那种惨状,她知道明天起来会失去一个好邻居,但是现在并不是充当英雄的好时机。
他们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没有什么动作,各自想的事情却并不少,轻微的声响在极度寂静中都会被无限放大,长时间维持一个姿势的身体都有些僵硬。
手机震动的声音再次让所有人警觉了起来,Brian快速地抽出手机,微皱的眉头在看到来电人的时候舒展开来,他接听电话的语气倒是轻快了很多。Brian一边听着一边无意义地回应,直到听到TJ跟他说的伤亡人数的时候他才开始认真,“怎么,今年给Cory的全是新人么?”
“那边同样也是一队雇佣兵。”
“你在哪?”
“屋外。”
Brian眼中的惊讶一闪而过,不过很快便烦躁地答应下来,挂掉之后只能无奈地看着他们耸耸肩,然后就直接提起立在墙边的枪准备离开。然而他没能顺利走出去,还再次成功的被一个女的堵住。
“Mommy……”小小的女孩揉着眼睛,声音里带着哭腔,她还不是很明白这个晚上到底会发生什么,只是一味感到害怕,她抬头看着这个不算友好的男人,眼眶瞬间就红了起来,瘪瘪嘴巴略有哽咽地说下去,“Tina家……起火了……”
Brian近乎就是同时低声骂了一句,直接侧身闪开,手枪上膛的声音让Hannah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飞快地跑到Gillian的怀里。
Jim缓步跟在后面,沉默地看着 Brian确定门外的情况然后快步走出去,他撑住了要被关上的大门,却并未对Brian疑惑的眼神做出回应。
他不是不知道那些“安保工作”实际都是些什么,只是一开始还不想相信Brian真的会接这个活计,他曾想过去质问,但很快这种所谓的正义就让他觉得恶心。
毕竟能活到现在的人,没几个手上是干净的。

朝他们摇摇摆摆走来的三个人在学着女人高声尖叫,不知道有谁低声说了什么,很快他们便夸张的大笑起来。
“嘿!Brian!和你的小男友卿卿我我呢?”几声带着下流意味的口哨让他挑起嘴角,他理解大家都不是听话的人,平时他也不会被这点冒犯弄得心情不畅,但收尾不放火这点他强调了不知道几次,带来麻烦的人一向没有留的必要。
Brian毫不犹豫地抬起手臂,子弹出膛的火花在黑夜中猛地炸开,刺眼得近乎灼伤人眼,连续的枪响和重物坠地的声音耗了不少时间才从他们的耳边消散。
Jim站在一旁静静看着眼前的男人的动作,还是一如既往地下手强硬不计后果。他知道这一切都不应该发生,但这就是让他该死的想念,微微挑起的嘴角,近乎变态的准头,平稳端起的手臂 ,好像一切又全部回到过去,他们还是最好的搭档,用最快的方式完成任务……
坐在车里的TJ用手指打着乱七八糟的节拍,刻意无视那个站在门口的人,压抑了许久的怒火燎得他头疼,但他还是尽量不动声色地坐在车上,避免惹起不必要的事端。
“哇哦……”Brian直接把收回来的东西扔进后座,饶有兴趣地贴在车窗上看着TJ,“你看到他竟然能这么冷静?”
闭塞的空间让声音听起来有些不真切,TJ也只是冷脸示意他上车。
Jim看着Brian打开车门,却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他没什么资格挽留,也不想再次踏入Brian的生活,现在的烂摊子就已经让人足够头疼,又何必自寻烦恼。
而Brian似乎是又想起来什么,在自己的口袋里不停翻找,最终他扔过来一小包被捂热的奶糖,“给小公主的,”他行了个谢幕礼,“表达我的歉意。”
“Brian,对不起。”
他撑着车门给了他一个飞吻,然后迅速关上了车门。
自此,他们之间的一切似乎都灰飞烟灭,Jim不会再为了过去困扰,Brian也是。
他们释然了,但是一种失落同样袭上心口,曾经疯狂复杂的感情终究被生活和时间磨的渣都不剩,而被现实压住的他们却连唏嘘世事无常的力气都没有,不过这种失落很快就会被他们抛到一边,毕竟生活实在是太过于操蛋,根本不会给他们喘息的时间。

Brian上车后直接夺过TJ的手机开始翻看,然而他能找到的也只有Cory让他们记得收尾款的信息,他无奈地摇摇头,笑着看向身边仍然是一脸淡漠的男人。
“你怕我杀了他?”
“我怕你跟他跑了。”
“这么诚实?”
他只得到了突上一百的车速作为回应。

评论 ( 11 )
热度 ( 2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