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地下一条鱼

人之将秃,其言也少

无题日常向甜饼

感谢我家小迪安接受安利并且对我这个手残患者不离不弃! @酥山

一天的训练之后Jim总算是可以享受自己的休息时间,他把已经浸湿大半的毛巾扔到一边,重重地摔在沙发里面,任凭兢兢业业工作五年的沙发不满地传来自己吱嘎作响的声音。
就这个沙发还是好久之前的,那个时候Brain和他一起搬进来的时候两个人在躺在上面笑了好久,可能是因为穷的连叫人送进来的钱都没有,两个人就跟傻子一样一点点的往回搬,那段路真的是让人近乎崩溃但又充满乐趣。丧尽工资买的沙发到现在也就变成了这副样子,谁也不知道时间能带走什么,又能改变什么。
头发上还存留着许些水珠,衣服也有些不安分地揪在一起,他打开一罐啤酒顺便扯了扯衣服,感受着刚刚洗澡带出来的蒸气和口腔里迸发开来的酒精。发出嘈杂声音的电视里无非就是那些胡乱扯皮的新闻和没有绯闻似乎就活不下去的娱乐节目,飞快地从头到尾地浏览一遍后他发现这还不如去楼下借碟来的痛快。
以前如果Brain下去借的话,带回来的所有的碟片一定有大一半都是情色方面的,而剩下一部分就是那些只爆血浆器官满地的恐怖片……
虽然他不是很喜欢那些片,但是Brain被吓得一愣一愣的样子他还是很喜欢的,他喜欢身边的人明明害怕还要佯装不要紧的样子,那种认真看屏幕的眼神,长时间紧闭的眼睛,突然耸动的肩膀,在周边都被黑暗包绕的情况下,荧幕投射的蓝光映在Brain那张在酒吧里诱惑了无数小姑娘的脸上……
“兄弟,你就不能好好看个片么……Fuck!”突然传出来的尖叫让Brain整个人像猫瞬间炸毛一样离开了沙发,“Fuck……”Jim感受着身边人重新坐下的位置向自己靠近了一点,他做了一个明白的手势然后装出一副认真看碟片的样子,不过说实话那部片子其实除了声音很大以外真的没有什么。
Jim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对着这个毫无营养的电视节目发了很久的呆,单调的手机铃声让他回过神来,他在沙发上抻长了自己去够手机,待他接起的时候只听到了一个简单的祈使句,然而对方读出来的只有陈述句音调。
“Let's have phone sex.”
“……yeah……”
“Fuck you.”
他听到那边一声轻微的嗤笑然后就只剩下了电话挂掉的回音,这让Jim无奈地揉了揉脸,他一开始竟然还以为对方能认真地对待这件事,他脱下自己上衣随手扔在一边,然后直接起身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房间里只开了台灯,昏暗的光线里Jim看着还在床头柜上微微打旋的手机直接欺身压上床,他整个人都把重量放在被子里的人身上,感受那种莫名的柔软感,里面的人一声闷哼然后就不停地扭动,直到那人不再动弹,他才掀开被子的一角让憋红了脸的Brain露出头呼吸一下新鲜空气,看着Brain一副劫而复生欣慰无比的样子他倒是觉得舒爽很多。
“你们特警就是这么对待病人的?”
“我是这么对待爱人的。”
“那你女朋友是有够惨的。”
Jim微微挑眉,耳朵自动屏蔽了后面的话,他只是说了一声我爱你然后在身下人的额头上轻轻印了一个吻。
“恩……真恶心。”Brain揪紧自己的眉毛做了一个鬼脸,然后直接伸手把Jim摁向自己。嘴唇刚刚碰触到一起Brain特有的气息就铺天盖地地袭来,他说不清到底是谁在掠夺对方的气息,他们似乎只是想把对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Jim用手承担了Brain头部的重量,他细细抚摸着Brain头发里隐藏的伤疤,尽可能的放轻自己的力度,那种失去Brain的恐慌感让他害怕。当然Brain长久的恢复之后两个人第一次见面那拳是让他记忆犹新的。承Brain的福气,Jim断掉的鼻梁让他休了很久的假期。
“你在想什么?”
“也许明天你应该去借碟片了。”
“你就这么对待病人?”
Jim不是很想回答这个问题,毕竟身心健康天天搞事上房打枪下地打架的Brain连病人这个前提都不符合……

评论 ( 14 )
热度 ( 2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