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地下一条鱼

人之将秃,其言也少

美国人喝威士忌都要掺可乐(清水

亨利并不怎么喜欢喝酒,酒精是一种误事的东西,这个事实他也不想亲身验证。
所以,这就是他装醉的终极理由。他甚至有种错觉,这种看起来轻松的事情很可能会花尽毕生去学,面对着盛满各种酒的高脚杯们他还是有点打怵。嘈杂的音乐,眼前来回更换的人,略有虚晃的景象,发飘的脚步。亨利心里骂了一句,这已经不用装了,他明显感受到酒精带来的困意。可是手中的酒杯还是再次被人满上,洒落的液体从指缝中滑走只留下了粘连感让人体会,他只得苦笑着在叫好声中和对方碰杯然后比谁喝的更快。
谁也不知道为什么一个简单的聚会最后能进化成这种不可描述的样子。已经不只一个人一脚踩凳差点上桌以表喝醉之情了,桌上的美食逐渐变凉,脚下的空瓶却越来越多。这种失控的场景总归不是亨利能适应的,他轻瞥一下自己的手表,就着这个点数也觉得自己应该不负指针们的众望选择退场了。只是众人热情不减,实在有事走的人也在个数之内。
亨利极尽所能从人群中挤出来走到门外,如此一个空气清新人少地多的地方让他心中无比感恩,他看着对于门里混乱场景略有诧异的服务生快步走过,这个时候他只想找个真正没人的地方休息一下,或者直接回宾馆。这是个好想法,他已经开始怀念那个称得上柔软的床褥了。偏冷的空气终于带走脑中的混沌,顺便再次向他证实了酒精不是个好东西,他考虑了一会却还是没走,毕竟不告而别实在是不符合他的风格。
嘈杂燥热的氛围再次扑面而来,亨利很庆幸他能远离最为混乱的中心,他就那么静静坐在一旁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他看着那些熟悉和陌生的面孔在长时间的付出之后得到成果时候体现出来的兴奋和欢快,他看着眼前的人们把高强度的工作中所积攒的劳累和委屈在这个时候尽力发泄出来,他看着搭档从洗手间里摇摇晃晃地出来,用那快要闭上的眼睛扫视了一圈之后向自己走来。
身边的沙发被人重重地压下去一块,本几乎就是虚脱般瘫在一旁,衣领处的水渍和脸上未擦干的水滴都让亨利怀疑身边的这位可能抱着马桶吐了个天昏地暗。
“嗯……”亨利转头看向身边这个快要睡着的人,“你还好么?”
“不好,”本哼哼到,“我觉得不舒服。”
亨利不知道这句话是说给自己听的还是说给眼前这个立志同时拉起两个人喝酒的姑娘听的。这位头发随肩披衬衫开俩扣的性感姑娘明显属于酒后发疯的那种人,亨利记得她工作时的温柔儒雅举止得体,估计也忘不了她现在高昂的嗓音和性感的身姿。
哇哦,真是火辣。亨利觉得自己不应该对着自己的同事有什么特殊的想法,而且这个晚上火辣热情的姑娘也的确不少。除却容易坏事的烈酒之外亨利是真的不讨厌这样热闹的聚会,虽然混乱但是也很容易调动人的积极情绪,放下一切去疯狂真的是让人非常羡慕的想法。当然他最多也就羡慕一下,保持理性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在半推半就地被再灌一轮之后他内心还是坚定了离开的想法,一会如果再被拉去一个KTV或者是什么别的地方他今晚上就不用睡了,好不容易得个如此轻松的休息日他还是更喜欢在枕头上消耗时光。现在只不过需要一个好点的借口。
嗯……他看向继续瘫在沙发上的本,一个挺蹩脚的借口在心里飞速成型。送一个神志不清胃部痉挛身高一米九体重一百【哔——】的高大醉汉回宾馆的确是让人不能回绝的理由,毕竟除自己之外再想送他需要的就不是一两个人了。亨利和还在拼酒的同事们一一告别,之后扶着这位脚下轻飘的搭档出了门。亨利有种错觉,这个人原本就是希望自己带他走的,本竟然连个道别或者是假意留下继续喝的话都没说就那么简单地跟着自己走了。
亨利感受着对方传来的体温,感受着对方平稳的呼吸,顺便深刻体会到了这个活计的沉重性。这种对方体重分了一半在自己身上的错觉让他不敢想象自己搭档真实的体重,估计知道数字的人都被灭口了吧,他心下感叹道。
为了避免本晕倒或者是其他原因导致摔落在地扶不起来的紧急情况出现,亨利将他的一只胳膊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另外把自己的手放在本的腰侧。
哦,知道数字的人一定都被灭口了,亨利心下如此感叹道。手上传来柔软的感觉可不是盖的,不用想也知道那些甜品和饮料给他的塑身活动带来的多大的障碍。
出大门不过十步身上的重担突然消失,亨利有些诧异地看着刚刚的欲睡醉汉生变正常人类,本快速整理自己略有褶皱的衣物,在最后系好领扣的他几乎就是一脸这其中必有奥妙不是尔等人类能够理解的表情对着亨利微笑。在这个晚风微凉路灯耀眼的夜晚,毫无心机淳朴善良的亨利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做装醉的奥秘。在回到宾馆的路上本手把手的教他如何装醉,顺便告知了很多小细节,然而被问到去了三次厕所的原因时本只能默默地远目然后装作一脸无所谓的回答。
“饮料有点凉,饭菜有点热。”
其实就是喝了冰镇饮料然后不知死活的喝了一碗热汤以此反复纯属找死系列。
“我看你喝的酒也不少啊。”
“嗯……掺了点饮料,”他实在是败在了亨利怀疑的眼神下最终说出了自己的独家秘籍。
“饮料里面掺了点酒。”
别那么一副你腰上赘肉活该减不下去的表情看着我行么,你想说的全部体现出来了!


tag什么的,这儿是超蝙本亨可逆可拆。顺便都看到这儿了你真的能看出来到底是什么方向么?

梗来自俄剧《战斗民族养成记》的一句吐槽“美国人喝威士忌都要掺可乐”(吃我安利,这剧真的很有意思hhhhh)和自家舅舅白水掺白酒的实例。

评论 ( 21 )
热度 ( 5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