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地下一条鱼

人之将秃,其言也少

第六感。【分三篇显得我字多又认真】

【序】

哈利极为疲惫地把行李箱拖上楼梯,他无视了楼下弗农姨夫不满地叫喊,直接重重地关上房门,巨大的关门声成功让楼下的人闭上了嘴,他并没有多想就直接把自己扔在吱嘎作响的床上。

长时间无人打扫的房间布满了灰尘,细小的尘埃在阳光下肆意漂浮,他强忍着咳嗽躺在床上看着已经泛出霉斑的天花板,参加葬礼后的悲哀再次铺天盖地的汹涌袭来。他揪紧心口的衣物,他未曾想到过度的悲伤给他带来的竟然是不可思议的冷静,他的思绪满屋子乱飘,他开始想象今晚该写什么作业,他开始想象高锥克山谷上的婚礼,他开始想象最后一年的开学典礼。他清楚地明白如何转移自己的思路,如何略过心中的痛苦。

哈利机械地收拾自己的房间,就是不愿再细想有关邓布利多的一切,只要一想到那片耀眼的绿光,他就扑到行李那里快速抽出一本书,强迫自己大声朗读课本上内容。他害怕悲伤再次席卷而来让自己哭到无法喘气,他害怕心中的愤怒和对斯内普的仇恨卷走自己的本就不多的理智。

如此折腾到夜晚,哈利才算是勉强平静下来,闹钟的指针告诉他他已经略过了德思礼一家的晚餐时间,不过这也并没有什么值得在意的。

他打开昏暗的台灯,想要擦净桌上的灰尘。只是略微的一瞥,他的就可以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胃陷入了痉挛,他整个人几乎无法站住,只得把桌子作为唯一的支撑,他飞快地掸去信封上的灰尘,来回翻看收信人和寄信人的名字。

“寄给哈利.波特。”

“来自小天狼星.布莱克。”

哈利如同着魔一般低声读着,手指颤抖地滑过这个熟悉的字迹,这略显臃肿的信封似乎着火一般在他的手中不停跳动,他激动地甚至无法拿稳它。

小天狼星还活着不是么!他果然没有死!怎么可能会死!小天狼星果然会回来的不是么!他怎么可能会死!只是需要一点时间休整而已。。。。。。

裁纸的刀锋数次刮在自己手上,哈利没有痛觉一般继续裁下去。弯曲的开口,满载着文字的信纸。哈利把桌上多余的东西全部扫到地上,然后把它们在灯下完全平铺开来。

气血上涌的太快,他还得平复一会才能看得清上面的内容。

希望席卷而来,之后又甩头离去,它的存在不过只需要一个词就能打碎。

他快速抹去眼中的泪水,生怕它们滴在纸上,晕开那片黑色的文字。

 

【一】

今年的冬天真是冷的要死,科里慌忙立起外套的领子,尽量躲避那飕飕抽脸的寒风,他总是在这个时候后悔为何早上没戴围巾,不过谁又能料到这天气翻的比翻书还快呢。他顺着道路一直快步前行,毫不顾忌自己像一只不停摆动的企鹅。他心里想的只有温暖的房间和美味的晚饭,提包的手已经冻得近乎没有知觉,不过好歹家门就在眼前。
“妈妈。”他上前敲门,不出几声大门就被打开,一股暖流顿时驱散了身上的寒意,每次踏入家门都是一种莫大的幸福,他这么想着乖乖摘下眼镜等待雾气的消散。
“我去准备一下晚饭,你先把衣服换了。”母亲帮他挂好大衣,回头进了厨房,父亲也在那里翻着报纸,两人就等着他上桌吃饭了。
“今天可真冷,”戴好眼镜的科里对沙发上的来客说道。
“是啊,很冷。”那人聚精会神地看着电视上播放的新闻,对于科里的到来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然而不寻常的低温让科里已经反应过来这位英国口音的陌生来客是什么身份了,自从有了几次不愉快的经历后他曾经缓和的心态还是紧绷了起来。鬼魂这个群体总归是一个不定数,没有人知道什么话能激怒他们,也没有人知道他们未完成的愿望是好是坏。与小时候经常受到惊吓的自己相比,现在的科里在公共场合已经能做到刻意忽视他们的存在了。但能看见鬼魂不是件好事,毕竟他的童年回忆并不美好。
科里去吃饭时那位来客还是在看电视,没有太多动作,父母也没有对一直开着的电视表现出不解,一切都如往常,他们谈论着科里学校里的学生和值得民众大发牢骚的政治新闻。
“那些学生有什么闹心的么?”
“没有,之前那几个欺负同学的学生我也已经找过家长了。”
“被欺负的孩子也要关心啊。”
“所以,妈妈明天请给我二十一个小蛋糕吧。”科里的语气里带了一点点的撒娇,而母亲温柔地微笑,无情驳回了这个看起来简单实则工作量巨大的建议
科里的吃饭速度总是不容小觑,吃完饭后他就拿走看完的报纸走进客厅。那位陌生来客已经不见了,他也只好自己翻看起来,可能是那人说话的口音引起了他的关注,他认真查看了一下近几期报纸的国际板块,然而除却一些花边新闻外似乎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他扔下报纸径直回了房间准备开始备课,纵使认为自己受得起所有惊吓,刚刚进屋时看到那人躺在床上时自个还是有点惊愕。那人倒是很累一样,躺在床上睡得平稳。

科里第一次认真地打量这个男人,虽说不愿承认但穿着的西装确显得他很英挺,英俊的眉目之间总觉得掺杂了许些憔悴,好像生前的经历给他带来了很多痛苦一样。让科里欣慰的是这位来历不明的客人身上没有什么致命的伤口,就算看过再多的他对于那些鲜血淋漓的伤口还是有种不适。

科里不想打扰他,打开台灯开始准备明天的课程。
“你的父母真没有礼貌。”他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的,看到科里完成备课起身之后才闷闷地说道“他们都没理我。”
“他们看不见鬼魂。”科里放下写记录的笔,思索了一会才小心翼翼地说出他已经死去的事实。
“是么。”他仍然躺在那里,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好像这事理所应当并不值得惊讶。这让科里松了一口气,虽说鬼魂自身不能伤害人,但不代表生气的他们没那个能力让你住进医院。
“那么,你叫……”
“小天狼星.布莱克。”
“科里.史密斯。”科里看到小天狼星倾侧过来,下意识地后退几步,两人之间出现了明显的间隔,科里看着对方略有复杂的神情无奈地摇摇手表示不用在意。
“你在记什么?”小天狼星显然对他的笔记本产生了兴趣,拿来翻看。泛黄的纸张上写满了姓名,时间,死亡原因和一点点的事情经过。
“我想找一些规律……”
“你找到了?”
“你的出现打破了我能找到的唯一规律,地域方面。”还在无奈扶额的科里突然停顿下来,看向房间的另一个角落,小天狼星只觉得房间温度骤降,甚至科里和他呼出的气体都形成了白雾。在小天狼星看来科里似乎就是魔怔了一般,竟然和一团空气进行交谈。看到跪在地上似乎在抚摸什么东西的科里脸上那种伤悲的表情,他选择了静默旁观。

 “我不想死。。。。。。”满身可怖伤痕的小男孩几乎就是哭着喊出这句话的,右腿的缺失让他只能坐在地上无助地抽泣,科里压制着心中几乎溢出的痛苦和悲愤,轻声安慰着眼前的孩子。

需要做的事情不多,只用把他被埋的地址交给他的父母就可以了,科里快速地记录下来男孩的信息和要求的事情,男孩再次抽泣着确定信息完整之后就突然消失在他的眼前。

科里回头就把记录重新抄写了一遍,之后他重重地摔在椅子里,无力地抬起手捂住双眼,想把眼泪揉碎在掌心里。

 “你似乎为此烦恼。”小天狼星过了很久才说道。
“并非似乎。”科里极为认真地转头看向他,最终缓慢地开口,“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告诉我?”

“没有。”小天狼星说的极为淡定语气坚定毫不拖泥带水只把惨烈的现实撕开让科里直面。

“那。。。。。。有什么愿望么?”

“没有。”

 

【二】

“怪胎闭嘴!”

“别说谎了,骗子!”

“亲爱的,你到底怎么了?”

“您孩子到底都在想些什么?”

来回闪现的场景,那些不想记起的黑暗,满地的残肢断臂。。。。。。

惊醒的科里一身冷汗,近乎是从床上直接弹起来,他剧烈地喘气,内心的恐慌还没有完全散去。屋内只有自己,就好像之前与人交谈不过是场梦境。他小时候见过的实在太多,满身伤痕的女性疯狂地向自己求助,脑后有枪洞的男孩邀请自己去看父亲藏起来的枪,吊在窗外一家五口满带着愤怒看向自己。。。。。。

“上帝,”科里无助地倒在床上语气里满是绝望,“你为何抛弃你的子民。”

那些毫无用处的小雕像,毫无用处的十字架,毫无用处的祷告和祈求。母亲的不解,同学的讥讽。若不是最后心理医生的帮助,他都无法想象现在的自己会是什么样子。

 “何必这么悲观?”突然出现的小天狼星坐在椅子上摇摇手中内容触目惊心的画纸。

“你看不到他们,”科里微笑着看向小天狼星,“你能想象这给我带来的痛苦有多大么?”

“不能,我只知道你现在还算正常。而且还是个人民教师呢。”小天狼星就着窗外的路灯细看笔记本前几页只认几个字母的陌生文字,科里直接把台灯打开,做了一个请便的手势。

 “神啊,我自深渊向你哭喊。”科里把小天狼星所指的文字翻译过来。

“我不想死。”

“你在寻找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寻找你”

小天狼星的白眼几乎翻上天际,他对于那种怨天怨地的小年轻从来都是满带着不屑,也弄不清科里在笔记本里用拉丁文或是西班牙语写的句子,这些用来发泄心情的句子和他根本搭不上边。科里总归脾气好的很,对于小天狼星挖苦的话笑笑也就过去了,在他眼里只要这位鬼魂先生仍然保持正常,剩下的事情都可以明天再说,经常顶着满眼红血丝上课的他很早就明白了睡眠的重要性。

小天狼星拒绝了科里在地上为他铺毯子的好意,科里关灯后躺在床上和半躺在椅子里的小天狼星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他自己也不清楚两个人的谈话到底是停在了哈利波特小时候多么可爱上,还是哈利波特现在多么优秀上,总之科里只觉得自己的精力勉强撑得过上午。

第二天起来直到出门前都是一切正常,纵使门外再晴空万里暖意洋洋,他还是坚决地带上了自己的帽子围巾和手套。毕竟把脸冻得发麻的经历实在是历历在目让人苦不堪言,自己也不是那种只要风度不要温度的型男,保暖还是第一位的。

“你冷不冷?”

“你要所有人都看着一件大衣在空中飘么?”

还好今天的课程不算很多,科里和同事换了课,他连站了四节课的讲台,只为了给自己办事预留下来充足的时间。

傍晚之时他总算是到了这个完全陌生的城市,仅凭着手中的地址和几乎过一个街区就问一次路的不懈努力,科里总归是找到了男孩所说的公寓。

打开门的理当是男孩的母亲,那种孩子失踪的悲恸从她长久未眠的面孔上完全体现出来,明明不算太老却好像失去了所有的生气。科里看着出现的男孩子静静地抱住自己的母亲,那种压抑的哭声和对母亲的呼喊只有他一个人才能听到。每当这个时候,科里都觉得自己安慰的话语都被他们的悲痛生生压在了喉咙里。

“卡尔让我把这个给你,”回过神的科里把一张叠好的纸交给她,他看着这位母亲满带着怀疑展开了纸张,很快她直接跪倒在地,撕心裂肺的哭声携卷着悲伤蔓延了整个楼道,科里在离开之前还被她那快步赶来的丈夫揪着领子打了一拳,随后这个可怜的男人同样抱住自己那近乎崩溃的妻子。

口腔内壁因为牙齿突然闭合连带的伤口开始涌出温热的液体,下楼之时科里把这口老血生生吞下去,失去至亲的痛苦总是能让人感同身受,他很想让自己的心情不受影响,很可惜,他做不到。

“那孩子倒是跑了大老远来找你,”坐在旁边的小天狼星看着科里沮丧的表情,算是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别太在意,“你只是个不相关的外人,没必要自己承受那种痛苦。”

“他才只有十四岁,”科里控制自己不去想那个孩子只剩下两根手指的手掌和那几个腹部致命的窟窿,“那是一场虐杀。”

小天狼星没有再说什么,不用细想也知道他看见的是多么让人悲伤的一个场景。他决定当一个沉默的倾听者,但科里没给他这个机会,除却一路的沉默,两个人之间似乎没有再多的联系。科里在快到站的时候终究是恢复了正常,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并且尝试触碰了一下嘴角略有发青的地方。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眼镜后仍然是那片让人安心的蓝色。

“小天狼星.布莱克,”带好帽子围巾和手套的科里仍然是一路小跑,似乎正常走路这寒风就能把他冻住一般,“你到底为了谁继续游荡?”

“今天可真冷。”

“是啊,很冷。”

【三】

“哈利,我不知道我写这封信是为了什么。”

“这句是废话可以不要。”

“科里你能滚么?”

科里表示极大地理解和尊重,还未等自个汗毛竖立冷汗之下的灵异情况出现,他就直接关门下楼只留小天狼星一个人在屋内疯狂地写字,划字,撕草稿。

然而科里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哪来那么多的耐性,和这位倔脾气的巫师先生讨论了整整三天终于让他摒弃了一切“麻瓜世界”都不可行的方法。他们最终选择了书信,这个表面上看还算正常,实则却要看德思礼一家的人品是否过关的法子来表达小天狼星的情感。让科里松了一口气的是,小天狼星就算很讨厌德思礼一家,为了哈利却还是把地址记了个清清楚楚。科里是真的不希望这封信会因为地址问题被送回来,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这总是一个让人很无力的事实。

小天狼星把一个简简单单的名字写满了整张纸,无尽的纠结和犹豫之后他还是缓缓落下了笔尖。金属笔尖在纸面上愉快地滑动,在纸上的飞舞之后留下的字迹承载了他心中无比复杂的感情。

“我很想念你。哈利。我真的非常想念你。”

这该死的单词怎么就能把自己内心的想念表达出来呢!

他有力地把手中的钢笔一摔,再次提笔划破纸面的它就已经宣告了报废。

小天狼星敢说这不是他第一只挫断笔尖的钢笔了,在这之前练稿后桌上还四仰八叉地躺了它的两位兄弟。

他能说什么?他想说什么?

别为我的死去感到悲伤?这种浑话他自己都不信!

抽象的文字无法把那些让他崩溃的担忧和思念完全体会出来,单薄的信纸如何把他内心的痛苦和忧伤展现给自己的教子。

一支钢笔让他的表述更加的语无伦次,看着那些毫无意义添加上的词句,他都不敢再奢求些什么,只希望哈利看到这封信的时候能从字里行间把他那炽热的情感剖析出来,只希望哈利能和自己一样感受到那份沉甸甸的情感。

他是他的教父,却无法尽到应尽的责任。小天狼星把一切的责任都归咎于自己,虽然已经很迟,但他还是无用地强调这些东西。

他觉得自己就像科里所说的作家,截稿日时毫无思路却又不愿放弃最后的稻草,只得把脑内破碎的片段全部写出,有时候却又紧张地一片空白。

科里的父母早已入睡,一直在楼下看静音电视的他是听得屋内没有什么大动静才敢敲门而入。愣愣地坐在床上的小天狼星一直告诉自己不要紧张不用在意,但科里不知道怎么想的还特地选择了一个大信封,装信的时候小天狼星却觉得自己竟然怂了。

他开始害怕,害怕哈利已经忘记了自己,害怕哈利没有想象中那么思念自己,害怕这一切不过是他一个人的独角戏。他甚至想要阻止科里把信装进去。

科里不停地说些别的来分散他的注意力,不停地安慰他让他别做那些毫无用处的假设,还顺便嘲讽小天狼星身为格兰芬多学生的勇敢都被狗吃了。

小天狼星确定封口之后,科里执意让他躺在床上,他们还是像第一天见面那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科里一直在等小天狼星睡着,不负众望在将近凌晨四点多,有关于魔法史那些无聊的问题再没有人回答,传来的只有平稳的呼吸声。

科里小心地裁开封口,把那些垃圾桶里揉成球的草稿再次抚平,塞进信封。他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竟然能用剩下的时间写一封语气诚恳满带请求的信给德思礼一家,只是为了再多一层保障。

第二天早上出门前除了科里顶着一副鬼魂般憔悴的样子还是一切正常,当然不他用尽了各种借口让父母相信自己不过是因为看书过于入迷才导致自己一晚没睡。

出门之时好在科里早前就已经把课全部换完,彻底打消了小天狼星妄图以科里没有时间为借口放弃寄信的想法,然而从出门开始小天狼星就好像生怕科里半路把信扔了一样,时不时就要求科里把包里的信件拿出来看看,科里的好脾气在此刻也完全体现了出来,他就好像安慰着一个害怕失去珍宝的孩子,毫不顾忌路人的眼神不厌其烦地给小天狼星展示那个无比板正除了胖点毫无瑕疵的信封。

“我的名字写的好看么?”

“非常好看,”科里笑道,“身为老师的我甘拜下风。”

到达邮局之后,好好先生科里看着价格不低的邮费时心里还是狠狠抽了一下,但是本着一颗助人为乐乐于助人一颗红心向党飘的他还是决然地在小天狼星的监督下办理完了所有手续。当国际邮递方面的负责人员接走他手中的信封那一刻时,科里觉得自己好像是替小天狼星释然了一样,顿时浑身舒爽压力尽消。

“Bingo。”他笑着回头去找那个男人的身影,他一直很想邀请这位巫师先生去尝尝麻瓜的红酒,可能算是种小小的庆祝?但是他脸上的笑容飞快地崩塌。

“小天狼星?”科里在周围人略有讶异的表情中寻找那张熟悉的面孔。

“小天狼星.布莱克?”他的声音终是小了下来,最后几乎化为了低语。

科里觉得自己的胃似乎揪在了一起,他飞快地推门出去,希望那人不过就只是想透透气站在门外而已。

四周人来人往,这个名字却再无人回应。

 

 

卧槽如果真的能一下全发出来我跪倒在屏幕面前!

评论 ( 4 )
热度 ( 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