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地下一条鱼

人之将秃,其言也少

【街猫】So Tied Up

#灵魂伴侣(伪)AU

#大型文盲失败产粮私设如山分段成迷

#@来自青丘的小飞机 是天使本使

#跟主子们一个tag其实非常赏心悦目(等

#一发完

1.
Jim street其实是个很老派的人。

哦,我是说,在灵魂伴侣的方面。大概从小时候起他就对此坚信不疑,十二岁之前的圣诞节愿望就是找到自己的灵魂伴侣,然后和她美好的共度一生。这个想法被Brian嘲讽了不是一天两天,“介于纯情的美国队长最后都没有和Peggy在一起,”Brian疲惫地把自己埋在床褥里,语气里是盖不住的轻佻,“也许我们可以先来一发?”

其实回到公寓的Brian经常累的连翻身都要Jim帮忙,而Jim又总是思前想后犹豫不决,他们这纯用来开玩笑的一发拖到了很久以后才勉强完成。Jim永远不能忘记两个人达到高潮时那种让人几近疯狂的快感,他的心跳敲击如鼓,为了再次成功验证了自己怀疑而兴奋不已。但Brian一如既往的没有做出任何回应,他仍旧用自己身上没有任何印记为理由来搪塞这个愚蠢的问题,“不,我没有那玩意,也看不见你胳膊上的小马宝丽。”洗完澡后的Brian搓揉着自己的半湿头发,满带着倦意重新卷入被子里。其实对Jim来说谁是灵魂伴侣都已经无所谓了,毕竟他早已认定Brian是他的爱人,可能只是出于习惯和内心那一点小小的执着,他依然想让Brian承认。

然而Brian身上除了几处纹身和被遮盖的疤痕以外是真的什么都没有,他曾经认真地看过,Brian浑身不爽但还是大方地让他看了,毕竟如果想要打消一个人可笑的念头,还是让他自己亲眼见证惨烈的事实比较好。

如果不是Jim拦着他可能真的会把内裤一同脱掉让他看个够,Brian吹声口哨,装作自己没看见纯情阳光大男孩Jim脸上不明意义的红色,自顾自的把褪到脚跟的裤子提起来,当然,任谁都知道他的身材棒极了。




2.
青春懵懂之时,一般也就是印记生成之日,这个看似复杂的小东西,其实就像小学时掉牙般普遍,有人会成为第一批掉牙的孩子,拿着脱落的乳牙骄傲的乱转,仿佛瞬间自己已经成为大人,有人就像Jim,是最后那批获得惊喜的孩子。

而这次,枕头下面没有牙仙带来的硬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从未经历过的痛楚。

Jim未曾想过隐约建立的连接能给自己留下如此惨痛的回忆,他所想象的一切都是天真且美好的,甚至还想到如何和对面那个甜美可爱的声音对话。而惨烈的事实令他意识到亲娘看的那些肥皂剧净是骗人的东西,亏他当年还一集一集跟着看下去。

很快,Jim除了疼什么都顾不得了,全身如同被人暴揍过般,只要微微的一动就会牵扯到不少痛处,他强撑着让自己躺在床上,丝毫不敢再做多余的动作,连喘气都要小心翼翼,而身后的柔软不能把这痛苦减弱分毫。

就在他以为自己要成为历史上第一个因为精神链接死掉的人时,这一切突然中断,干脆利落得好像刚刚的痛楚不过是他的幻觉。Jim慢慢地滑下床来,捂着心口大口喘气,生怕这事再来一回,而他会直接痛到窒息。其实这次链接两分钟不到,然而令人煎熬的仿佛过了几年。

只是不经意的一瞥,他便发现左臂上莫名出现了一个黑点,这个小细节让他不由得紧张起来,心脏在胸膛里左右冲撞,就差自给自足敲个第五交响曲。Jim夸张地揉搓那片皮肤,确定这不是写作业打盹时随手点上的墨水。很快,黑点们便如同潮水般缓缓浮现,慢慢构成了他梦寐以求的印记。他屏气看着皮肤上的纹路逐渐加深,仿佛有人在用颜料一次次的描画,于Jim来说,快乐早就挤走了刚刚的恐惧,只要印记完全形成,你让他下楼绕街区跑三圈都行。

父母听得他的兴奋的惊呼,依偎在门口满带着幸福看向自己的小儿子。Jim眼中满带着惊奇和喜悦,这个时候的他比得到游戏机还要开心。待黑点不再浮现,他跌跌撞撞地爬起来冲着父母伸出左臂,“看啊!看啊!”

“亲爱的,”Street夫人宠溺地捏捏他的小脸蛋,把孩子拥到自己的怀里,揉乱他的那还算的上平整的头发。

“哦不,妈妈,我已经十五岁了……”Jim下意识的翻了个白眼,勉强去掉的回抱了一下,抬头看向装作远目的爸爸。妈妈永远只把自己当做那个没长大的小孩子,而他已经长的……好吧,他还没有到拔个子的时候。

“你不介意跟我们形容一下你的印记是什么样子吧。”

哦,不介意,他当然不介意。

Jim的眼睛再次亮了起来,他挣脱怀抱飞快用杯底仅剩的一点水润湿自己的嗓子,他端端正正地在床边坐好,还给他们留出了坐的位置,满脑子都是如何把自己手臂上漂亮的印记好好夸赞一番。




3.
“说实话?一只猫?”Brian差点被一口酒直接呛死,他仿佛是听到了什么有关Fuller的糗事,缓了许久才平静过来,“我以为TJ那个‘Fuck Me’已经够糟了,Jimbo,如果你因为你三岁的伴侣入狱一定要告诉我,我会按时给你送她的成长日记的。”

TJ可以说是很幸运了,和大家一起在酒吧放松的时候见到了自己的灵魂伴侣,只消一眼,那姑娘就认定了直接冲过来抱住TJ吻了许久,她满足了一个男人对女性所有的幻想,性感的不可方物。Brian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就能理解TJ后背上那句漂亮的花体字里的含义了。

其实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不太在意灵魂伴侣,这是由工作决定的,少一个担心自己的人也是件轻松的事,毕竟谁都不知道他们哪天会被打爆脑袋。你不会想感受那种链接突然永久断裂的痛苦,同理,你也不会舍得让自己的爱人经历这个。没有灵魂伴侣的人们已经很难忘记彼此,当精神链接筑起的爱情壁垒轰然坍塌,让人从失去伴侣的阴影里走出来开启新生活就更是难上加难。

Jim这种坚持寻找灵魂伴侣的人已经是少数了,而像Brian这种万千花中过片叶不沾身的人,觉得与其为了一个未曾谋面的人守身如玉,还不如直接放飞自我,趁着没进教堂好好享受人生的美妙。

Jim当初差点就信了他说的话,很快他就明白这人纯属站着说话不腰疼。Brian似乎并不理解灵魂伴侣的重要性,肯定也不明白那种心脏触电般的感觉是让人多么让人幸福。

这样说来其实Jim他自己也没亲身经历过。并不是有印记的人就一定能找到那未谋面的伴侣,世界上近七十亿的人,你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正站在好望角上大义凛然宁死不屈地往下跳。

他的灵魂伴侣这十几年来就跟个死人一样,无论是从哪个方面来说。他不曾有过任何精神链接,没体会过任何对方的情感,没有任何应有的交流,啥甜蜜美好的东西他都没有经历过。甚至就当他在突击队出任务差点死去的时候,那边都没有任何反应,一丝反应都没有。

Jim知道有关灵魂伴侣的很多憧憬的确是不切实际,然而现实也不应该让人如此心寒。他曾尝试去跟对方进行交流,可每次他都碰壁而归。被人直接忽视的感觉可说不上好,而且对方明显就是在故意逃避,他又毫无办法。Jim早在高中同学天天交流链接有多神奇的时候就下定决心,当他碰见那个连根头发都不肯露的灵魂伴侣时,一定要结结实实给那人鼻子上来一拳,无论男女。

还好他很快遇到了一群毫不在乎这童话故事的人。警队里没有人会围在你身边不停叨叨精神链接是个多么美好的事情,他们更喜欢讨论昨晚的妞有多辣,自己有多持久。

仅有一次,Jim觉得自己离那个欠揍的伴侣就差一步。

他刚进警队报到的时候,突如其来的心跳加速让他差点上演一场完美的平地横摔,Jim明显地摇晃了一下,手中的包落到了地上。他满怀着期待看向眼前这群将要朝夕相处的同事,甚至已经想好如何拥抱,如何亲吻,如何约人去哪吃饭了。

一个辣妹都没有。

他绝望了。

更让人绝望的是,这该死的心脏撞击感再次飞快的逃走,Jim甚至没能反应过来是这堆人中的哪位硬汉。而包裹落地的声响太大,所有人都往这儿看,直接把可能的对象扩大到了所有同期队员。

但最起码这七十亿人里,他把范围缩小成几十人了不是么。

人生还是有点希望的。




4.
“Brian不可能是你的灵魂伴侣,”TJ举着酒杯冲正处在酒吧中央左拥右抱的Brian翻了个白眼,“他要是有印记,早就找到伴侣了,全洛城的姑娘估计跟他都有一腿。”

“你不用估计,现在就差小伙了。”

“哦,那你可能是唯一的一个了。”

Jim没回过神TJ就已经飞快坐到三个凳子之外,还冲他抛了个意味深长的媚眼。

Brian算得上是突破重重险阻终于摔进Jim旁边的座位里,剧烈的晃动让本就迷迷糊糊的他差点摔下去,好在Jim眼疾手快地扶住他。被酒精燎得炙热的皮肤接触在一起,略有急促的呼吸让Jim开始头疼起来。估计今天Brian又要在半路上吐个天昏地暗,Jim拍着他的后背,还得抻长胳膊防止他再把自己的酒抢了。

湿漉漉的一个吻突然摁在他脸上,Jim甚至闻到了浓郁的酒气,为了避免事态发展到光天化日直接搞事,他选择趁着Brian还能行走提前退场,但这个简单利落的吻却足够他小小的雀跃一阵子了。

Jim个人觉得这样其实也不错,日子说不上平稳轻松到让人厌烦,也没紧张危险到让人精神恍惚,有时候提枪携弹出个紧急任务,其他时候就简简单单当个警员。任务成功的时候聚一聚,训练结束小酌一杯,要是有时搞事还生打Fuller脸,他们说不定还能撺掇喝醉的Brian跳上吧台高歌一曲。

生活一般不可能顺心如意的,不然怎么能叫做“生活”呢。

所有人都知道特警的工作危险系数很高,每次出任务大家都是把头系在裤腰带上。毕竟他们不幸地活在了一个坏人们对银行金库展现出了极大兴趣的年代,这就导致了他们总是会进行洛杉矶各银行巡回任务,不过大多数都有惊无险。这得夸赞他们警区的谈判专家的确有一身能耐,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只需东拉西扯十分钟,总能让匪徒选择拥抱守法人生。

然而可惜的是今天份的嘴炮完全起到了反作用。三四个劫匪就足够把所有人弄得鸡飞狗跳,而外面那群生怕今夜没新闻下饭的记者倒是唯恐天下不乱,早就和人质家属围成了一圈准备共进退。有时候Jim还是莫名觉得挺庆幸的,比起和家属打交道他还是更喜欢简单的射杀目标,只要抓紧时机消除危险就可以万事大吉,最后说不定还能弄个功绩。外面那群拦人的同事既要忍受谩骂推搡还要好声好气地劝阻,真是身体和心灵都要遭受巨大摧残。不过谁都有那么一段痛苦岁月,只不过他提前跳出来了而已。

“如果我是劫匪,我先打死的就是记者。”Brian不止一次这么说过,无论是清醒还是醉酒,他都把那群苍蝇般的记者视为头号大敌,毕竟在你被舆论捅死前永远不知道他们会夸大抹黑什么。

他们从后门小心潜入,一名劫匪正大声和外面的谈判专家对峙,剩下的也在举枪观察周围情况。所有人的神经都被扭成一条紧绷的直线,呼吸声被压到最低。他们的手仍是稳稳地端着枪,没有丝毫的颤动,准镜在混乱中紧紧瞄准目标头部,只等扣动扳机的一刻。

Jim看到Brian的脸上又出现了自信的微笑,他明白这又是一次送给Fuller一耳光的任务。Brian从来不会听命行事,对他而说第一时间的判断和一枪毙命的准头是最为重要的。而鉴于从来没有失误,Fuller也不能惩罚他们,最多也就是质问他们为什么不遵守命令,然后又被Brian生怼回去。

事情的发展不是每次都能尽如人意的。




5. 

争执爆发的比他想象的还要快,仿佛是前五年以来大大小小的矛盾都积攒在一起,而Fuller只不过是条该死的引火线,证实了他们之间的关系其实就是脆弱的不堪一击。

Jim仍旧选择在警局乖乖呆到晚上,在处理完转入枪械室的流程之后,他甚至还在那坐了一会来熟悉环境。Jim对于他们之间的关系感到无力,并非不想挽回局面,而是真的不知道如何恢复成之前的状态,这次的问题太过尖锐,刺痛到让人根本无从下手。

Brian做事向来干净利落直截了当,在收拾房屋的高效上让Jim都甘拜下风,一个下午,或者一个下午都不用,他的所有物品就消失的干干净净,连垃圾袋都没留下。

面对这事实的时候,巨大的落差感还是让他腿脚发软,除了那些不自然空出的位置,哪里还能看出来这曾是两个人合住的公寓。Jim也想过Brian离开的场景,但他自欺欺人地把它的可能性降到了最低,冷战都排在之前。

但Jim.Street向来积极乐观,不用两天他就恢复了正常,人总是要往前看,没有必要被根本无法挽回的事情困扰,聪明人自然会选择把损失降到最低。他把自己于Brian一切复杂的感情都简简单单地封死在心底,还压上了几块厚重的铁板,任它们在里面发霉腐烂。尽其所能回避问题,麻痹自己,这方法虽蠢,但是高效,他不会在夜里回想过去,与现在狼狈的自己做对比,也不会触物生情,担心Brian.Gamble活的如何。

大家都说,Jim天生就是做警察的料,他足够优秀,在警队更是如鱼得水。纵使是呆在枪械室这个耗人心性的地方,他也能做到最好,无论是谁的枪支,质量如何,他都能轻松的找到磨损处,凭着积累下来的可靠经验让其焕然一新。

重新回到特警组的日子遥遥无期,但他从来不把希望寄托于别人身上,这无所事事的六个月里,他仍保持着高强度的训练,来维持自己的体能和之前积累下来的技巧。打开始他就没想过放弃,既然不知道何时才能得到机会,那就每天都做好充足的准备。而Hondo的到来,也没有辜负他这几个月的努力。

之后的事情水到渠成,他重新归队,与新队员们成功地完成一次次训练任务,当彩色子弹在Fuller眼前的玻璃上炸成烟花,他们的评分轻松越过合格线的时候,他深刻地体会到Brian反抗权威时候的快感。

长久的自我麻痹中他逐渐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和释然,Brian.Gamble不再是不可提起的名字,即使把自己代入过去,他也不会有多余的想法,或许这相关的事情不会再起什么波澜,但是该打的架还是要下手的。

没人不喜欢积极优秀的Jim.Street,况且他本身个人魅力也不低。

遇到Chris的时候,他被这个强势的女性所吸引,相比大多数男人她只强不弱,如同一只高傲的花豹,稍不留神就能撕开那些妄图征服她的傻瓜,你难以找到让她真正倾心的对象。

但还是那句话,没人不喜欢Jim.Street




6.
他知道自己一定会重新见到Brian.Gamble,这不过只是个时间问题,他们之间有那么多矛盾没有解决,Brian不会心甘情愿地直接沉寂。

Jim曾经暗地搜寻过他的消息,但也是无疾而终。有人说过他坐着飞机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此后就断了线索,Jim不得不承认自己的人脉对比而言还是相差太多,而黑白通吃的电影角色完全不在他考虑范围内。倘若他真的有那个脑子,现在也不会是一个疲于奔波的小警员。

严格来说他们重新见面的概率微乎其微,Jim在第无数次走进那个熟悉的酒吧时仍旧这么想着,小小的希冀逐渐被消磨得可有可无,他很早就不再为此感到失望,进这个酒吧的频率逐渐减少,现在就连那个令人怀疑年龄的老板娘都能喊他一声“稀客”。

显然今晚的稀客不只他一个。

被繁重的训练任务剥削了不止八小时以后,他应该拥有一个美好的晚上,他跟Chris之间难得会有进展,然而正当他嘴角勾起准备说点什么的时候,视线却不自主地越过人群抓住那张熟悉到过分的脸。

Jim的喉咙仿佛被人狠狠掐住,呼吸变得困难,肺部的憋闷令眼前的景象呈现不自然的虚晃,但是这不能阻止他把Brian的小动作放慢重复印刻在眼底。那种不愿承认的失而复得的感觉成功地击垮了之前做好的所有心理准备,让Jim再次认清自己狼狈的现状。

他原以为自己的心脏不会跳的如此之快,被刻意遗忘的感情重新涌上大脑,几乎就是扇着耳光逼迫他从营造的假象里清醒过来。Jim下意识地做出相对应的手势,胃部却沉重的仿佛吞了一个铅块,他从来没忘记那些已经深刻入骨的习惯。沉积了许久情绪让他很想直接把人扑倒在地揍上一顿,之后能发生什么完全不在他考虑的范围之内,这可以是个血腥暴力的动作片,也可以是个满足特殊情趣的情色片,而他现今要考虑的不仅仅是发泄情绪那么简单。

他颤抖着被那个极为露骨的视线死死绑在凳子上审视,纵使自己有一万个方法冷静下来,却没有一个方法能直接甩手离去。更何况Brian既然重新出现,就说明他们还没玩完。

冷静下来的他面色淡然地任由Brian侵入自己的私人空间,带着酒气的吐息尽数喷洒在耳边,除了针锋相对的谈话内容之外都跟以前一般别无二致,他不想去回应有关于“背叛”这个字眼的相关对话,必要的时候他会选择用拳头解决,而今天明显不应该是闹事的时候。

Brian并不是来叙旧的,他更像是过来提醒Jim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熟悉的气息很快被酒吧内部燥热的空气覆盖,那种复杂的情绪却好像毒蛇一般缠在他的腿上,冰凉的触感让人颤栗,它吐着暗红色的信子,露出的尖牙在毫无防备的皮肤上轻蹭,只要他往雷池里敢跨一步,他这条命可真就玩完了。

然而Jim.Street的应对机制和自我恢复能力实在是比他自己想象的还要强,他没有看Brian离开的身影,甚至还笑着跟Chris又喝了一轮才起身回家。当他装作不经意间看向墙壁的时候,那个不自然空出的位置好像一个黑洞,将一切都残忍地吸入再搅成碎末,泛着冷光的玻璃碎片深深地扎在他的眼底,曾经为此炽热的心脏再次沉入冰窟。

他们怎么可能回得到过去,这又不是什么三流科幻爱情片。

 

 

7.

Jim的心脏再次开始疯狂的跳动,仿佛要再次自给自足敲个什么交响曲来表达它的紧张兴奋,手臂上的印记炽热到让人不能忽视的地步,Jim不用多看也知道周边的皮肤必然是泛起不自然的红色。

然而他刻意忽视着这个问题,只把它归咎于肾上腺素的大量分泌,开什么玩笑,他们刚刚可是经历了足以拍成电影的枪战、爆炸,还生生用枪打下了一架飞机,虽然说来也没什么值得赞扬的,Brian早就在市区干过这事了。

Jim追着Brian上了铁路,穿梭在火车之中,看到人影的时候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用足以留下几个月青紫的力度把他抽倒,冲上去强压住身下人的肩膀,一拳打在那张熟悉的脸上。实打实的打击感和那声闷哼让他有种莫名的欣慰,他想干这事很久了,只不过一直出于某种顾忌没下手,这也算是了了高中一桩心事。

不过很快这情况就掉了个,Brian从侧边把他翻倒,顺势抽出手枪对准他的额头。Jim没敢愣神,飞快地扭头远离枪口,双手抓住枪和他的手腕用力一转,趁着Brian吃痛夺下手枪,然而还没等着感受到得到优势的喜悦,弹夹就被人一把卸下。Brian从他身上翻起来,嘲讽般地看着旧友用那副特警对付匪徒的架势把枪口对准自己,轻啧一声晃晃弹夹就把它随手扔到身后。

“这里面还有一个子弹。”Jim终是看见了他脸上有着除了讥讽、不屑之外的表情,顿时觉得自己成就感又上了一层,这片刻的惊慌足够他之后嘲讽Brian许久,他把手枪拆成一堆没用的零件扔在地上。

两人相视并没有笑,只是瞬间会意对方意思,如同野兽狠狠冲撞在一起,长久相处形成的默契在这个时候充分体现出来可不值得让人高兴。很快,腹部受到的重击就打断了他脑子里那根是否下重手的线,不是他吹,他甚至都听见了“嘣”的一声。

俩人揪着彼此的领子都想拉开距离,但谁都不愿放弃一拳打在对方脸上的机会,最后只好强忍着鼻梁的疼痛再次寻找进攻的破绽。他们幼稚的就跟高中生一样,觉得只要该死地打一架,之后所有的事情就可以成功解决,所有破碎的关系就可以恢复正常,他们就能不计前嫌地紧紧拥抱在一起。Jim甚至早就打算好放走人的后怎么生怼那位王八蛋上司,回不回去都无所谓,当务之急是先把这几个月憋的火气撒了。

Jim被Brian一把绊倒,被人揪着头发硬磕在地面的感觉可说不上舒服,车轮和铁轨的撞击声近乎要震聋耳朵,愤怒和不甘让他头上的血管不正常的跳动,而他永远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Brian会在这个该死的时候打开精神链接。

理应这玩意是个安抚对方的好方法,在这个时候却直接变了味道。所有负面的情绪好像炸弹般在两人之间瞬间爆裂开来,左臂的印记烫到如火燎一般。Jim觉得自己应该写信提议时代周刊弄个精神链接经历排行榜,他们这次绝对能扳倒所有投稿排在首位,想想说不定还能拿到奖品。

Jim扯着Brian的后领把他拉下来,动用了全身的肌肉群让自己再居上风,大概是出于礼尚往来的心态又狠狠给人加了几拳,这才觉得略微解气。其实如果事情发展会美好的如同老电影那般,所有的一切在此就应该有个转折,比如一个用力的拥抱,或者是带着血腥味的吻,最后打上happy ending的标签,滚动完字幕之后再送一个彩蛋,只可惜事态从一开始就脱离了控制。Jim在感受到那股浓烈的恨意时直接怔住,这可不是他想要的东西。他看到Brian在发现破绽时的微笑,莫名的恐惧感涌上心头,为了快速给这场争斗画个尾声,Jim用力甩开Brian限制他行动的手,翻身站起,下意识地踢中正准备起身的Brian。

什么都没有了。

他们之间所有的一切又跟第一次连接那般断的干净利落,没有丝毫的牵连。完全没有时间让自己震惊,反胃感就突然袭来,肠胃紧紧纠缠在一起,那种扭曲的痛苦顺着他的脊背一路攀爬到头顶,Jim只能跪倒在地把身体蜷缩起来以消减这种让人抽筋的不适,他手脚冰凉,头皮发麻,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模糊。抽丝剥茧的痛楚,如同经受酷刑,想要哭嚎着发泄自己的懊悔和愤怒,却只能无用的张嘴干呕,连一个简单的音调都无法发出。空气里掺杂着铁锈的腥味浓郁到让人恶心,他像一条濒死的鱼,跪在地上捂着心口大幅喘气来减弱那种强烈的窒息感。

哦……

我杀了我的挚友,

我的灵魂伴侣,

他想到,

我的爱人。

end.


评论 ( 10 )
热度 ( 4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