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地下一条鱼

人之将秃,其言也少

【午安组】He's a wizard

#傲罗Collins x 麻瓜Peter
#私设到伪的HPAU
#章节长短永远都是奇怪的
#我永远爱这个帮我纠错的天使 @来自青丘的小飞机
#敦刻尔克永不沉没

1.
这并非是Peter第一次背着父亲偷偷划船出海,但绝对是他第一次救人上岸。

一切都和往常一般,他将小船划离无人的岸边,就不再做别的动作,任凭自己随波飘荡。临近港口的海面似乎被磨去了脾气,过分温柔地推送着无人划桨的小船。然而生于海边的Peter深知她孕育的令人敬畏的力量,比起不要命地将自己置于危险中,他更喜欢做些微不足道的小冒险,这样他也不用担心会付出太沉重的代价,最多收获父亲略有责备的眼神。

不同于夏日投下的光芒那般强烈刺眼,此刻的阳光平静又温和地将海面和天空染为橙色,闪动的斑驳光影令人身心舒畅,当然除了吹的他鼻尖发红的海风,那可一点也不温柔。Peter将红色毛衣的领子立起挡住口鼻,又把外套的拉链拉上再遮得严实些,呼出的气体被衣物所挡化成一点温度略高的白雾,他只好缩着脖子试图留住这转瞬即逝的温暖。

Peter算准了时间正打算划桨离开,却被空中由远至近的声音吸引了注意力,几个人好像正骑着什么东西天上杂耍一般飞来飞去。直到他们再靠近一点,Peter才反应过来那是几个倒骑扫帚的怪人,举着根细木棍在上演年度追逐动作大戏。他拍拍自己的脸又摇了摇金色的脑袋,确信自己一定是被海风吹出了幻觉,毕竟他早就过了打着手电躲在被窝里看世界未解之迷的年龄了。

正常人很难不去注意那几个高喊怪异语句的人和四处炸裂的各色光圈,Peter飞快地调整方向准备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并不是他没有好奇心,但眼前的场景明显超出了他的想象能力,他还是不掺和为妙。

可惜世事难料,并且通常事与愿违。只听一声惊呼,其中一个人突然在空中剧烈地上下摇晃了起来,他紧抓着扫帚避免自己被甩下去,但收效甚微。成了精的扫帚明显不想被区区一个人类限制住遨游天空的梦想,摇晃地更加激烈狂放不受拘束,让抬头围观的Peter看尽了空中飞人的花样。

“Collins?!”

“I'm OK!”

他的同伴似乎是看见了重新调转方向划向他们的Peter,抛下这个可怜人紧咬在速度明显放慢的目标身后,消失在他的视野里。Peter算好了距离和方向,准备好了拉人的绳索和船桨,这场救援行动除了热茶毛毯外万事俱备,只等这人扑通落水。

“扑通。”

Peter再次庆幸所处位置刚好合适,自己既不会被巨大的水花浇个透湿,也不会离落水者过于遥远,正当他想要将绳索扔过去的时候,那把还在天际放飞自我的扫把突然转变了方向,以摧枯拉朽之势向二人猛地冲来,Peter举着船桨站起身来,在小船上勉强维持好了平衡,思考着这一桨下去是扫帚断还是小船翻。不过无论如何,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他这辈子是别再想自己单独出海了。

低吟的咒语因为透明水幕的阻挡听起来有些不真切,刚刚还不撞翻船不罢休的扫帚突然落入水里,摇晃几下便浮上水面,完全没有之前杀人的架势,一副我就是个普通扫帚的模样乖乖飘荡。

Peter没再过多的追究这到底是个什么原理,他平稳用力将抓住绳子的人往回拉。心急也没什么用,满肚子的疑问只能等到这位头上顶着泡泡的Collins先生上了船才能解释。他及时后移,在稳住小船平衡的同时费力地将人带上来,哦,还有那把杀人不成装听话的扫帚。

“Afternoon.”

Collins的眼睛里满带着笑意,仿佛刚刚落水的人不是他一样。想要及时整理发型的梦想在惨烈的现实前破灭,他刚撩开贴在额前的金发,Peter的外套就跑到了他的头顶。还带着体温的柔软内衬在金发上小心地蹭了蹭,吸了大部分的水分后便被紧紧地裹在肩膀上。Collins看着眼前穿着红色毛衣的男孩用力将外套的领子对在一起,被海风吹红的脸上满是掩盖不了的关心和焦急。外衣被海水慢慢浸湿,晕开了大片水渍“也许把你湿透的外衣脱下来能好一点?没有毛毯实在是太抱歉了。”Peter有点泄气地起身,比起将精力放在如何在冷风胡吹的海面中央让人暖和一点,他还不如赶紧带人上岸。

温暖干燥的手突然贴住他的手腕,Peter怔了一下,反应过来这湿度和温度根本就不是在水里滚三滚之后应该有的样子,一股热气自相碰触的位置扩散至全身,将体内的寒气尽数驱赶出去,Peter低声叹了口气,觉得自己全身上下又充满了划桨的力量。

“刚才一直在麻烦你,”Collins将干净的外套叠好递过去,用魔杖在船尾轻轻一点,他们就匀速向岸边驶去,“现在我只能说我很抱歉。”

小船快速且平稳地到达岸边,Peter脸上的惊奇和欣喜在回头看到对准自己的魔杖一瞬间消失无踪,他下意识地后退,在跳海自保和船上搏斗之间摇摆不定,“你这是要谋杀?”

“什么?不...不...只是消除你的记忆。”

“你这是要谋杀。”他说的笃定,甚至已经想好了假装夺桨实则跳海的大好时机,然而Collins比他反应更快,还没等着Peter有什么动作就已经扣住了他的手腕。

“一忘皆空。”

Peter全身猛地一缩,屏住呼吸紧闭眼睛,他想象着自己大脑一片空白,独自一人站在船上,尝试回想那丢失的时间的场景。微弱的噼啪声中Peter悄悄地将眼睛睁开一条缝隙,视野里黑色杖尖上的小型橙白色焰火逐渐清晰起来。眼前的高个男人嘴角一挑带起了两个小小的酒窝,午后的阳光在他肩上平铺开来,金黄的发色和贴身的棕色大衣将人近乎融进了背景里,那双极为漂亮的湛蓝色眼睛正坚定地看着自己,虽在背光的阴影里仍无比明亮。

“你应该已经忘记了所有的事情。”

“是的,Collins先生您是谁?”

——————————————————————

2.
Farrier叼着未燃的香烟半倚在门口,几个纸飞机从他的肩头跃进屋子里,平稳地落在Collins跟前。“我只是不敢相信你真的这么做了,”Farrier翻了个白眼,小小的蓝色火焰随着一声响指飞快地明灭,淡淡的烟味随之弥漫开来,他早就知道泥土蚯蚓味的多味豆会毁掉巫师的大脑,这种东西就应该被送进黑巫师的坩埚里,到最后他还能用Collins吃错了糖豆作为理由为他求情,“Murphy一定会杀了你的。”

“你知道他不会。”Collins有些头疼地看着眼前自动展开漂浮在空中的纸张,快速地计算自己如何在被审查之前最大化地利用时间写完今天的报告。虽然他早就料到自己会被那群神经过敏的家伙来回盘问,但他真的没想到是在这种工作繁忙的档口,因为这个事情他甚至要推开自己的工作。

“真可惜,我还跟Carl打了赌,那可是一个金加隆。”Farrier装作遗憾的样子看看手表,以确定自己出发前还有点时间继续扯淡。他难得看见Collins脸上出现不耐烦的表情,要知道在这批傲罗中,前景最为光明的Collins先生对那些繁琐无用的规定从没有一句怨言,就算是那些长到拖地的文书报告,他也会一丝不苟地完成。Farrier第一次后悔自己没有随身携带相机的习惯。麻瓜的东西总不能光明正大的拿出来用,他就算再蔑视权威也抵不住被那些絮絮叨叨的老头子抄一遍家,他们同事里可是有人被带走了所有花重金从麻瓜那买来的智能物品。

“赌什么,Mr.Murphy会不会喜欢你室内吸烟么?”

清脆的响指声突然插入他们的对话,Farrier挑眉看着应声熄灭的烟头和开了一点缝隙的窗户,轻叹一声收起了被熄灭的烟,顺便侧身给自己的老同学让开了位置,“Collins你跟我来,Farrier你要带的人应该已经准备好了。”

Collins看懂了Farrier的口型,那是一句放心。虽然他跟Farrier早就串通好了感人肺腑催人泪下的落水故事,但他既要选择性回答那些详细的问题,还妄图实现一个不可能完成的幻想,这还是让他觉得有些心虚。

而他的顶头上司似乎对他在韦茅斯干了什么一点都不关心,Mr.Murphy跟禁止滥用魔法司的那位红头发小个子女巫的关系从不算好,有很多警告连人都没的见就直接被他扣下了,而得利于他跟记忆注销部的人私交还不错,他们至今还没有被举报多余增加他人工作量。当然了,傲罗们也个个都是消除记忆的好手。

于Murphy而言工作效率永远放在最高位的,只要不报到他们的法律执行司司长那里去,工作之外的一切都不用太担心。不得不承认,新老交替的这一段时间实在是非常尴尬。时代在进步,就算明知这些太过保守的思想最终会被取代,有些事也仍旧需要循规蹈矩的去办,而有些规矩永远不会更改。

“你不希望任何人修改他的记忆?”

前面的人突然停下,Murphy身后的那一排纸飞机也是极速刹车,一个个地撞在一起,又立马分开排好队伍,起头的那个仿佛为表达不满一般轻轻戳了戳他的后背。Colins才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又怀疑Farrier早就在暗地里添油加醋地跟Murphy把事情全部倒了出来。

“是的,这毕竟不是1692年,而且现在法律也应该开明一点……”

“法律不是我们能谈的,”过于平淡的语调让人琢磨不清他的想法,Collins也不敢断言这事到底怎么收场,但他清楚自己不会这么简单的放弃。Murphy看着身后数目又有增加的飞机群微微皱眉,“希望我的决定没有错误,毕竟我们不是那群美国人,也不是过于保守的警告者。你最好知道这一切会代表什么,也做足了充分的准备,如果因此失去了前途我不会帮你。”他轻轻一推大门就跟着移动平展开来排好顺序的文件们进入会议室。

Collins听见禁止滥用魔法司的几位有点头疼地倒吸一口冷气,他们肯定也不希望直接对上Murphy,毕竟这人是出了名的护着自己的部下。Collins放松了很多,他知道自己那不切实际的幻想有了一点实现的可能。

tbc...吧

评论 ( 11 )
热度 ( 21 )
TOP